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经典童话 > 羊王称霸

羊王称霸

2012-08-28 10:31:14来源于:宝宝天地  我要挑错 我要收藏

  ◇ 第一章 ◇

  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羊家族的存在。羊家族温顺、懦弱、逆来顺受、任人宰割。如果没有那架巨型军用运输机,羊家族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地球上引人注目。

  一架失事的军用运输机改变了羊家族的命运。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现任羊王像历代羊王一样宁静地统治着自己的家族。羊家族的成员们甚至感觉不到羊王的统治。羊王也不关心世界上其他动物家族的事,遇到与其他家族产生纠纷时,都是使用谈判方法解决矛盾。

  这天夜里,羊王正要宽衣睡觉,忽听见一声巨响。

  生性胆怯的羊王用被子蒙住头。

  一名侍卫官跑进羊王的卧室。

  “禀报大王,一架飞机坠落在咱们的领土上。”侍卫官说。

  羊王移开被子,问:“飞机?什么飞机?”“失事的飞机,就落在王宫东边的树林里。”侍卫官说。

  “快去看看。”羊王命令。

  侍卫官跑出王宫,叫上几名部下,赶往飞机坠落的地点。

  一架巨型运输机断成两截趴在地上,发动机的叶片还在缓慢地旋转,发动机里冒出黑烟。

  侍卫官和部下小心翼翼地接近飞机,他怕飞机爆炸。

  机舱里鸦雀无声。

  “进去看看。”侍卫官命令一名下属。

  下属壮着胆子爬进机舱。

  5分钟后他出来了。

  “乘员全都死了。”下属报告。

  “飞机里装的什么?”侍卫官问。

  “全是武器。”下属说。

  “武器?”侍卫官觉得武器对羊家族没什么用。

  侍卫官负责保卫羊王的安全,可他从来没摸过枪。

  这是一架运送军火的巨型运输机,不知什么原因,坠落在树林里。

  侍卫官带着部下钻进机舱。

  机舱里堆放着各种武器。用谈判方法解决矛盾。

  这天夜里,羊王正要宽衣睡觉,忽听见一声巨响。

  生性胆怯的羊王用被子蒙住头。

  一名侍卫官跑进羊王的卧室。

  “禀报大王,一架飞机坠落在咱们的领土上。”侍卫官说。

  羊王移开被子,问:“飞机?什么飞机?”“失事的飞机,就落在王宫东边的树林里。”侍卫官说。

  “快去看看。”羊王命令。

  侍卫官跑出王宫,叫上几名部下,赶往飞机坠落的地点。

  一架巨型运输机断成两截趴在地上,发动机的叶片还在缓慢地旋转,发动机里冒出黑烟。

  侍卫官和部下小心翼翼地接近飞机,他怕飞机爆炸。

  机舱里鸦雀无声。

  “进去看看。”侍卫官命令一名下属。

  下属壮着胆子爬进机舱。

  5分钟后他出来了。

  “乘员全都死了。”下属报告。

  “飞机里装的什么?”侍卫官问。

  “全是武器。”下属说。

  “武器?”侍卫官觉得武器对羊家族没什么用。

  侍卫官负责保卫羊王的安全,可他从来没摸过枪。

  这是一架运送军火的巨型运输机,不知什么原因,坠落在树林里。

  侍卫官带着部下钻进机舱。

  机舱里堆放着各种武器。

  侍卫官顺手拿起一把手枪,部下递给他一盒子弹。

  侍卫官将子弹装入手枪。

  他瞄准了飞机旁边的一棵大树。

  “啪!”枪响了。

  树干上出现了一个弹孔。

  “真厉害!”部下们呼嘴。

  侍卫官又抄起一挺机关枪。

  一阵连射。

  树枝噼里啪啦地折断了。

  侍卫官的眼睛里放出了羊从未放出过的一种光。

  “你们在这儿守着,我去禀报羊王。”侍卫官吩咐下属。

  当羊王得知失事的飞机是一架军火运输机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他从小就知道羊家族与武器之间没有联系。这是上帝安排的。

  “枪的威力真大。”侍卫官把手枪递给羊王。

  羊王的手指刚一挨到枪,他的全身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感觉到肌肉膨胀,血液奔涌。

  “大王可以到宫外试试枪法。”侍卫官给羊王出主意。

  羊王想打枪。

  ◇ 第二章 ◇

  在王宫外的广场上,羊王领教了枪的威力。

  50步开外的一个玻璃瓶,被羊王用手枪击得粉碎。

  众大臣喝彩。

  羊王手里拎着枪,他觉得自己长高了,肺活量也增大了,出气粗了许多。

  大臣们对于羊王投射过来的目光感到一阵心虚,那目光不属于食草动物,分明是食肉动物的专利。

  羊王也感觉到大臣们的目光起了变化,那一双双眼睛突然变得充满了胆怯和恐惧。羊王意识到这是枪的作用。他喜欢大臣们眼睛里的这种恐惧。

  羊王体会到枪对于统治者是最重要的。

  “那架飞机上有多少支枪?”羊王问侍卫官。

  “大约有几百支。”侍卫官禀报。

  “组建一支卫队,由你担任卫队长。”羊王下令。

  众大臣议论。

  “有反对意见吗?”羊王拎着手枪问。

  所有大臣都争先恐后地投赞成票。

  “去组建吧!”羊王踌躇满志地对卫队长说。

  卫队长领旨组建羊王卫队。

  卫队长首先在羊家族中挑选了几百只身强力壮的公羊,然后率领着这些羊去飞机上挑选武器。

  武器的确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本来周身懦弱活得一点儿也不发达的羊们一碰到枪立刻觉得强悍无比前途无量力大无穷,以至于卫队长朝天鸣枪20响才把队员们从激动遐想里拉回到现实中来。

  飞机残骸旁站立着一队耀武扬威的武装到牙齿的公羊。

  卫队长宣布羊王卫队成立,队员们宣誓效忠羊王。

  两小时后,羊王在王宫接见卫队全体队员。看见这么多带枪的羊簇拥在自己身边,羊王感到王位坚如磐石,还意识到自己以后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再不用瞻前顾后怕这怕那了。

  这天夜里,羊王睡得非常安稳,他的周围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卫兵。羊王还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的大印刻在枪托上,每次盖印时,他都要举起枪往纸上压。从此他的旨意往下贯彻得特别快。

  一架失事的军用运输飞机,改变了羊王的生活。羊王感谢上天的恩赐。

  ◇ 第三章 ◇

  这天晚上,羊王正在用晚餐,外交大臣心急火燎地跑进王宫。

  “禀报大王。”外交大臣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事?”羊王停止用餐,问。

  “兔家族同咱们发生冲突。”外交大臣禀报。

  “什么事?”羊王用餐巾擦嘴。

  “争夺食物。”外交大臣说。

  往常羊家族经常和毗邻的兔家族因为食物问题发生磨擦,但每次都是谈判解决争端,尚未真正红过脸。

  但这次羊王不想和兔王谈判了,他觉得和兔王谈判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召集所有大臣开紧急会议。”羊王吩咐幕僚。

  几分钟后,大臣们云集到羊王身边。

  会议议题是:如何解决这次羊兔家族之间的争端。

  自从羊王有了卫队后,大臣们的声带好像生了锈,不像过去那么爱说话了。

  半天没人吭声。

  “我决定,"羊王扫视了一遍大臣们,故意停顿了一分钟,以加强效果,"派卫队去灭了兔家族。”大臣们一个个瞠目结舌。

  “你们同意吗?”羊王咄咄逼人。

  “同意。……”

  “不……同…………当然……同……意……”“我……这个这个……同……”大臣们吞吞吐吐,词不达意。

  “到底同意不同意?”羊王不耐烦了,自从有了枪以后,他的脾气与日俱增。

  卫队长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会场上。

  “同意。”

  “我同意。”

  “我没意见。”

  “……”

  “……”

  大臣们纷纷投票赞成灭兔家族。

  “依臣之见,"财政大臣豁出去了,"这样做恐怕后果难以预料。还是以谈判解决为好。”羊王变色。

  “朕知道你在兔家族有亲戚,你分明是兔家族的奸细!”羊王冷笑。

  财政大臣头一次听说自己还有兔亲戚。

  “拿下。”羊王一挥手。

  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将财政大臣带走了。

  剩下的大臣交口称赞羊王英明。

  有说羊王是天才军事家的,有说羊王气贯长虹的,有说羊王是民族英雄的。

  羊王终于悟出一个真理:凡是天天浸泡在歌功颂德词汇海洋中的大王,手里准有枪。

  会议一致通过决议:今晚午夜零点进攻兔家族。任务由羊王卫队完成。

  卫队长留下5名队员保卫羊王,其余的队员做战斗准备。

  有了枪后从来没使用过的公羊们一听说去攻占兔家族,个个跃跃欲试。他们早就受不了这种天天象枪当摆设的日子了。

  夜幕降临了,卫队长率领部下在夜色的掩护下向兔家族边境集结。

  兔王正在高枕无忧地酣睡,他准备明天同羊王举行谈判。

  午夜零点整,羊家族向兔家族的进攻正式开始。

  枪声大作。

  兔家族是不堪一击的,他们没有一兵一卒一枪一弹。

  一个小时之内,羊家族就占领了兔家族的全部领土。

  当兔王被羊王的卫队长从床上拎起来时,他揉揉眼睛,大惑不解地问:“这么早就谈判吗?”“什么谈判,你现在是羊王的俘虏了!”卫队长用手枪指着兔王说。

  “俘虏?”兔王重复这两个字,"羊王的俘虏?”兔王对于给虎王狮王豹王当俘虏不惊讶,可对于给羊王当俘虏实在是不适应。

  “对,正是羊王的俘虏!”卫队长一字一句地说。

  “这是。……”,兔王本想抗议,但他看见了对方手中的枪。

  兔王害怕了。

  王宫外边有十几只兔子反抗羊家族的入侵,被击毙了。

  兔王不忍心看到自己的臣民被杀戮,他宣布投降。

  卫队长赶回羊王王宫,向羊王报捷。

  羊王大喜,他立即召集大臣们聚议。

  “朕拟将羊家族和兔家族合并,你们有什么高见?”羊王春风得意。

  “英明。”一位大臣投赞成票。

  “就叫羊兔家族吧!”又一位大臣投票赞成。

  “……”

  “……”

  全体通过。

  羊兔家族正式合并。

  兔王在枪的威慑下在合并书上签了字。

  ◇ 第四章 ◇

  羊家族吞并兔家族的消息在整个动物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虎王最先得到消息。

  “什么?你再说一遍?”虎王不信外交大臣的话。

  “今天早晨,羊王出兵占领了兔家族。”外交大臣重复了一遍。

  “羊王出兵?”虎王像听童话。

  外交大臣点头。

  虎王好像受到了侮辱。

  “给我接豹王的电话。”虎王坐卧不宁。

  豹王的电话接通了。

  “你听说羊王吞并兔家族的事了吗?”虎王问豹王。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豹王以为虎王吃饱了饭没事干拿他逗闷子。

  “今天早晨,羊王出兵吞并了兔家族!”虎王说。

  “真有这事?”

  “千真万确。”

  “这还得了?!”豹王像被人打了一记耳光,怒不可遏。

  不到一小时,狮王、狼王、象王、鹰王都获悉羊王出兵侵占了兔家族。

  他们决定立即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地点选在虎王的王宫。

  狮王、狼王、象王、鹰王和豹王风驰电掣般地赶到会议地点。

  “太不像话了!”狼王劈头就是一句。

  “这羊王简直是目中无人!”豹王拍桌子。

  “羊王也敢侵略别人了,这世界真快完蛋了!”鹰王凶气逼人。

  “一点儿章法也不讲了。”象王忿忿不平。

  其实参加本次会议的大王们都有侵占其它家族的历史,他们并不反对吞并,他们是觉得羊王没有吞并别人的资格。

  “这世界干什么都要讲资格,否则就没有规矩了。羊王没有这个资格!”虎王发言。

  “没错!”

  “太对了!”

  “不能开这个头!”

  有侵略资格的大王们纷纷谴责没有侵略资格的羊王。

  最后,会议通过了决议,由与会的各大王联合出面干预,逼迫羊王退出兔家族的领土,恢复兔家族的主权,并由此警告所有没有侵略资格的大王今后再不要轻举妄动。

  会议结束后,虎王、狮王、豹王、狼王、象王和鹰王立即在羊家族四周集结兵力,同时向羊王发出最后通牒。

  羊王正在王宫里摆庆功宴。

  外交大臣神色慌张地递给羊王一张纸。

  羊王喝干一杯酒,接过纸。

  羊王的脸色变了,手开始发抖。

  这是羊王有了枪以后头一次胆怯。

  大臣们交头接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岂有此理!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羊王愤怒。

  卫队长跑进来。

  “禀报大王,不好了,我们已经被虎王、狮王、象王、狼王、豹王和鹰王的人马包围了!”卫队长显得有点儿底气不足。

  “跟他们打!咱们有枪,怕什么?”一位大臣表态。

  “这。……”羊王就是有原子弹,外加再借给他三个胆,他也不敢向虎王豹王狮王。………宣战。

  “他们可以随便占领别的家族,咱们为什么不行?”一位大臣说。

  “他们说,咱们没这个资格。”外交大臣叹了口气。

  众大臣不吭声了。

  “最后通牒规定的时间快到了。”卫队长提醒羊王。

  “从兔家族撤兵,放了兔王。”羊王无可奈何地说。

  大臣们这才知道,光有枪不行,还要有资格。

  羊王的武装人员在虎王狮王。……最后通牒规定的期限的最后一分钟全部撤出了兔家族。

  兔王重新掌权。

  虎王狮王豹王象王鹰王狼王开贺宴,还专门邀请兔王参加。席间,各位大王开怀畅饮,羊王从兔家族撤兵,他们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兔王挨个向大王们敬酒,感谢他们维护了兔家族的主权。

  尽管被敬酒的这些大王们大都曾经侵犯过兔家族的主权,但兔王觉得那是天经地义合情合理的。被虎王狮王。……欺侮是顺理成章的事,被羊王欺侮却是岂有此理的事。

  ◇ 第五章 ◇

  自打从兔家族撤军后,羊王吃饭不香,睡觉不甜,天天望着天空发呆。他不像过去那样一看见枪就兴奋,现在他看见枪就有火,他认定是枪使他丢了面子。

  羊王让侍从把卫队长叫来。

  “大王有什么吩咐?”卫队长小心翼翼地问,他清楚这几天羊王气不顺。

  “把卫队解散了!”羊王一挥手。

  “这。……”卫队长一百个不愿意。

  “我要枪有什么用?”羊王逼视卫队长。

  卫队长不敢看羊王,嗫嚅着说:“卑职有个想法,不知能不能说。”“说!”羊王点头。

  “他们不是就嫌咱们羊家族没有侵略的资格吗?咱们想办法争取到这个资格呗!"卫队长说。

  “怎么争取?”羊王感兴趣了。

  “我去狮家族弄些狮奶来,喂咱们的羊羔。羊羔喝狮奶长大,身上说不定会有狮子的特征。……”“好主意!”不等卫队长说完,羊王就明白了卫队长的用意。

  可是羊去向狮子要奶,谈何容易!

  羊王想到这一层,眉头又皱紧了。

  “借奶的事包在我身上,请大王放心。”卫队长拍胸脯。

  羊王批准了卫队长的计划,尽管这计划有冒险性,弄不好会惹火了狮王。可羊王太想当有枪又有资格的大王了。

  卫队长挑选了十几名精干的队员,他们带着武器,抬着一辆铁笼子车,在夜色的掩护下朝狮家族进发。

  羊王的卫队长的确是智勇双全,他率领部下靠着枪成功地绑架了一头母狮,而且没有惊动狮家族的其它成员。

  羊王看见关在笼子里的母狮大喜,他拿着枪同母狮交谈。

  “希望你帮助我。”羊王把自己的意图告诉母狮。

  母狮已经尝到了枪的厉害,她同意了。

  被挑选出的50只羊羔开始吃母狮的奶。

  羊王掰着手指头数日子。

  小羊羔一天天长大了,他们是喝狮奶长大的,一个个身上呈现出狮子的特征,有几只羊已经发出了狮子的吼叫声。

  羊王管他们叫狮羊。

  狮羊们终于长大了,他们彪悍武勇,威风凛凛,一半像羊,一半像狮子。

  羊王将武器发给他们,正式成立了一支名为"狮羊别动队"的武装。羊王亲自兼任司令官。

  狮羊别动队袭击的第一个目标是兔家族,羊王要报这个仇。

  狮羊别动队只用了5分钟就占领了兔王的王宫,兔王第二次给羊王当了俘虏。

  “你们是?”兔王弄不清抓他的这些兵是羊还是狮子,他好以此判断自己的被俘是天经地义还是岂有此理。

  “我们是狮羊别动队!”

  兔王的眼睛瞪得贼大,恐怕他这辈子也不能恢复眨眼的功能了。

  狮羊别动队?

  兔王盯着面前这几位半狮半羊的兵,他觉得自己的被俘一半儿天经地义,一半儿岂有此理。

  兔王被绑进羊王的王宫。

  “咱们又见面了。”羊王满面春风。

  “……"兔王无言以对。

  羊王的身后站着两只狮羊卫兵。

  兔王第二次在羊家族吞并兔家族的协议书上签字画押。

  羊王想当整个宇宙的大王,他觉得自己现在有这个资格。

  ◇ 第六章 ◇

  这次是鹰王最先获悉羊王再次吞并兔家族的信息的。兔家族的繁衍直接关系到鹰家族的生存,所以自从上次兔家族发生危机后,鹰王就派部下日夜监视兔家族的安危。

  “你看错了吧?”鹰王怀疑羊王有无这个胆量。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羊王的兵把兔王绑走了。”部下说。

  “羊王活够了?!”鹰王怒火中烧,"传令所有鹰兵飞行大队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攻击羊家族。”“大王且慢。”报信的鹰说,"攻占兔家族的是狮羊别动队,不是一般的羊。”“你说什么?”鹰王发呆。

  “狮羊别动队。”

  “狮子和羊一起攻占兔家族?”鹰王的嗓门降低了。

  “不是。狮子和羊合为一体攻占兔家族。”部下尽量准确地形容动物界这一奇特的现象。

  “狮子和羊合为一体?!”鹰王想吞了报信的鹰,他认定这位下属着了魔。

  “这是我偷拍的照片。”

  鹰王接过照片,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狮羊别动队雄气十足地呈现在鹰王眼前。

  在鹰王的倡议下,召开了有虎王、狮王、狼王、豹王和象王参加的紧急会议。

  “灭了羊家族!”当听说羊王又一次吞并了兔家族时,虎王勃然大怒。

  “这次绝不手软!”六亲不认狼心狗肺无恶不作的狼王最爱说这句口头禅。

  “联合出兵!”狮王拍桌子。

  “……”

  “……”

  “……”

  这些有资格进攻其它家族的大王们个个义愤填膺。

  “各位请看这张照片。”鹰王把照片扔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东西?”虎王看完照片问鹰王。

  “这就是今晨攻占兔家族的狮羊别动队。”鹰王说。

  “狮羊别动队?”狮王吃了一惊,忙要过照片看。

  “有这种事?!”狮王边看边嘀咕。

  照片巡回了一圈,又回到鹰王手里。

  冷场10分钟。

  “还出兵吗?”鹰王问诸位大王。

  “依我看,兔家族有些作法确实欠妥。”狮王说。他如果认定羊王的狮羊别动队没有侵略的资格,那无异于等于宣布自己也没有这个资格,起码是少了一半资格。

  “联合出兵恐怕不合适。”虎王也打退堂鼓了,他要维护狮王的资格,实际上是维护自己的资格,人们常把狮虎相提并论。

  狼王放出"绝不手软"的狂言后再次手软,如果连狮家族都没有吞并别人的资格,他狼王就更没有了。

  “还是宽松些为妙。”狼王表态。

  象王、豹王和鹰王也相继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有着侵略资格的大王们等于批准了羊王从此具有了侵略别人的资格,就差给羊王颁发资格证书了。

  整个动物界对于羊王吞并兔家族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羊王得意洋洋,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扩充壮大狮羊别动队。

  由狮王提议,虎王象王豹王鹰王一致同意接纳羊王为他们经常举行的会议的参加者,羊王总算享有了对世界大事发表意见的权利。

  一年后,羊王终于知道了操全世界的心实在是一件无聊至极的事。他感到比过去累,而且累得没意思。他经常感到自己好像是一只塑料充气玩具。

  幸福使生命变得短暂。

  痛苦使生命变得漫长。

  这短暂使生命地久天长。

  这漫长使生命转瞬即逝。

  牧羊人的世界支离破碎了。他终日怅然若失。草不再绿。

  水不再清。阳光不暖。月光不明。都因为一只小羊羔的到来与离去。感情是魔鬼,它能把同一个环境一会儿变成天堂,一会儿变成地狱。

  牧羊人在地狱里苦苦挣扎。

  又是一个星期四的下午,牧羊人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

  从天边起来一群云朵,当它们经过牧羊人头顶时,一片云朵离开伙伴伫足留在牧羊人头顶上空。

  牧羊人并未注意那朵云,可当他看她第二眼时,他浑身的血顿时沸腾了,那分明是他的小羊羔:洁白、水灵、温柔、腼腆却不做作,周身透着自然。

  笑容又回到牧羊人脸上。草绿了,水清了。

  “你回来了?”

  “是的。”

  “为什么?”

  “离开你,世界对我来说是地狱。”

  “哦。”

  “我还像羊吗?”

  “像云。”

  “你该不喜欢我了?”

  “我喜欢像自己生命形式的那种生命。有的云不像云。”“还有不像云的云?”“有的云像狼。”……。……晴空万里的蓝天下,伫足而立着一朵白云。广袤无垠的草原上,仰首坐着一个牧羊人。牧羊人和云娓娓交谈。世界变成了天堂。

  嫉妒风暴无能为力了。嫉妒风暴登不了天,只能在地上肆虐。

  从此,牧羊人每日和云在蓝天下约会,那朵云是他的小羊羔。

  天上有这样一朵云。

  地上有这样一位牧羊人。

  生命更加短暂,短暂得地久天长。

  血肉之躯却有塑料充气玩具的感觉,惨了点儿。

  羊王又舍不得退出来。

  他恨那架失事的军用运输飞机。

  “那飞机要是掉到兔家族就好了。”羊王参加主宰世界的会议时常这样想。

  天上有一朵云

  自从羊群里有了小羊羔后,牧羊人不再寂寞了。

  那个稚嫩的小生命是在上周的星期四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牧羊人起初并未注意小羊羔,可当他看她第二眼的时候,他的心灵被震撼了--纯洁、美丽、透明。……所有这类形容词都通过小羊羔的形体争先恐后摩肩接踵地挤进他的脑海里。

  小羊羔的出现给牧羊人的生命带来了活力,使牧羊人那本已被尘世弄得精皮力尽的身心再度燃起了青春之火。牧羊人感到奇怪,以往的几十万元遗产没有给他带来幸福,一只小羊羔却使他强烈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可见终生追逐金钱的人实在是干着一件与追逐美好的人生南辕北辙的蠢事。

  牧羊人比以往起得更早,他带着他的羊群寻找肥沃水灵的草地。他愿意为羊群提供最鲜美的食物,他喜欢看青草为羊群肌体里每一个细胞提供能源的过程,他觉得这是一种真正的享受。能通过自己的劳动促进自己生命之外的生命新陈代谢的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了小羊羔以后,牧羊人更深刻地体验到这种感觉。

  小羊羔也很喜欢牧羊人,她知道他的价值,她理解他为什么要绞尽脑汁为羊群寻找最好的青草。她感激,她兴奋。通过他,她懂得了生命的含义。

  一天,小羊羔问牧羊人:

  “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像羊。”

  “不是所有的羊都像羊吗?”

  “有的羊像狼。”

  过了一会儿,牧羊人问小羊羔:

  “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像人。”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人吗?”

  “有的人像狼。”

  以某一种形式的生命投生到这个星球上,内容却又不像那种生命的形式,这是生命的悲哀。

  只有生命的内容和生命的形式一致时,才是灿烂的生命。

  两个这样的生命碰到一起,是上帝的恩赐。可惜上帝在这方面是吝啬的。牧羊人和小羊羔明白这一点,于是他们更加迷恋对方,更加珍惜上帝对他们的照顾。

  羊群终于不能忍受牧羊人对小羊羔的偏爱了,嫉妒像病毒一样在羊群中迅速蔓延,它终于形成了风暴。

  在这个星球上,热带风暴和台风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嫉妒的风暴。没有人给嫉妒风暴定级,但这次羊群对小羊羔刮起的嫉妒风暴应该是在12级以上。

  这天中午,在草地上小憩的牧羊人醒来后,发现羊群中没有小羊羔。

  的确没有。

  牧羊人问羊群。

  羊群告诉他,小羊羔跟一只狼走了。

  牧羊人不信。

  可方圆几十里内,没有小羊羔的踪影。

  牧羊人无论如何无法将小羊羔和狼联系在一起。

  羊群告诉牧羊人,那只狼是披着羊皮带走小羊羔的。

  寂寞和孤独卷土重来。牧羊人重新开始体验生命的无聊与痛苦。

上一篇:好哭的月亮 下一篇:少年国王 宝宝天地

网友评论: